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绝世剑尊 第21章 我要你死

发布时间:2019-09-25 16:16:21

绝世剑尊 第21章 我要你死

许愿,吹烛,切蛋糕。<-.三个人的生日照样欢快。

“徐寒,你每天都是在哪里修炼啊?我和薛力总看不到你的人影。”沐雪有些不满。

“对啊,以前你总在洛神峰,现在洛神峰也找不到你了。”薛力也这样説。

徐寒尴尬一笑:“我现在都是在生死涧修炼,那边人少,清静。”

“生死涧?”薛力和沐雪同时一愣,难怪找不到他人,原来他跑这么远的秘境修炼去了。

“那下次我们能去生死涧和你一块修炼吗?”沐雪説。

“没问题啊。”徐寒笑道。

次日,徐寒一早爬起来,前往生死涧修炼。强者之路没有捷径,天赋再高也需要不断地刻苦修炼,才能有出头之日。

浓郁的天地元气笼罩着徐寒,一呼一吸之间强化着徐寒的皮肉,天地精华则淬炼着剑魂。许久,徐寒微微睁眼,他的修炼遇上了瓶颈,卡在气境一级巅峰。

“修炼是急不得的,操之过急反而会走火入魔。”徐寒摇摇头,一跃上岸。徐寒虽一心追求剑道巅峰,但心态却极好,不急不躁。

以剑气荡尽身上湿水,徐寒又开始练起追魂诀,追魂诀昨天才刚练到第一层,今天就已经接近第二层的临界diǎn了,剑魄对剑技的提升速度超乎想象。

这次,徐寒在生死涧逮了一只钻地鼠。昨天以四翼鸟试剑,已经试出了追魂诀的威力,天空之下,极难逃出追魂诀的追击。今天,徐寒想试下面对追魂诀时,若遁入土地,能否逃过追魂诀的索命追击。钻地鼠和四翼鸟很像,都是没有攻击性的妖兽,只是一个飞天,一个遁地。

先用追魂诀锁定钻地鼠的气息,接着放出钻地鼠,钻地鼠一沾地,便一轱辘钻入地底。

“追风剑道,追魂诀。”赤焰地狱脱手飞出,一个盘旋便直入地下。徐寒闭目,观察地下的动静。剑魂是从剑者的灵魂剥离出来的,因此,即使剑魂不在剑者手中,剑者亦能清晰地感知剑魂的举动。

“还以为你在修炼呢,原来是在发呆。”一道慵懒轻浮的声音响起,令徐寒心头一颤,回头一看,来者是一名身着宽松长袍的中年人,胡子拉渣,双眼惺忪,像没睡醒似的。

徐寒不知,这中年人其实是北冥城恶名昭彰的采花贼欧阳独奇,实力强横,气境六级剑修。

徐寒立即中断了追魂诀,赤焰地狱停在地下。他警惕地望着这名中年人,神色凝重,这个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生死涧,甚至在他出声之前徐寒都不知道有人进来。看来此人剑修极高,至少高出他几个境界,而且,徐寒的感官敏锐,光是剑修高也做不到不被徐寒察觉,説明此人还极擅长隐匿气息。

“搞什么啊,才气境一级。”欧阳独奇不屑地打了个哈欠:“雷龙那蠢货还説对方是个高手,让我小心,真是被他骗惨了,千里迢迢跑来杀这么个废物。”

“雷龙……”徐寒微微眯起眼睛。原来是他,昨天那个黑衣人大概也是他派来刺杀自己的。不过,今天来的这个人应该不是雷龙的手下。因为此人行为非常随意,比如説,刚才他隐匿气息进入生死涧,刚好徐寒又是背对着他,若是他那时出手,徐寒必然死得不明不白。而且,专业杀手都不会説出雇主的名字,他一张口直接卖了雷龙,完全不像是受命于雷龙,倒更像是雷龙有求于他。

“小子,你自裁吧,我好回去交差。”欧阳独奇伸了个懒腰,惺忪的眼眸里带着一丝淫笑,一丝享受,似乎还在回味昨天的**之夜

绝世剑尊  第21章 我要你死

。他舔了舔嘴唇,喃喃自语道:“昨天那两个妞可真是极品!”若不是这样,他也不会答应雷龙的要求。

半天,徐寒毫无动静,欧阳独奇有些恼了:“我説的话你听不懂吗?还是説,要麻烦我亲自动手杀你?”

这时,生死涧出口的白雾微微动了一下,接着两道人影若隐若现。

“徐寒,我们来了!”沐雪甜美清脆的声音从白雾中传出,然后和薛力一起踏入生死涧。沐雪看了欧阳独奇一眼,不禁一怔:“他?是你朋友吗?”

欧阳独奇的眼眸顿时亮了,咧嘴淫笑起来:“是啊是啊!我就是他朋友!嘿嘿嘿!”

沐雪感觉不妙,不由地后退两步。

“沐雪,快跑!”徐寒大呼。欧阳独奇眼中的淫欲之色毫无掩饰,是人都看得出来他想干什么。

沐雪这时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别跑呀小妞!”欧阳独奇贱笑一声,飞身扑向沐雪。

“放开我!”沐雪被按倒在地,双腿乱蹬。

“嘿嘿!有野性,我喜欢!”欧阳独奇抓着沐雪的两只手,色眯眯地笑着。

“滚!”徐寒一剑刺来,踏着诡异的步法,速度极快。

“小样,要滚的是你。”欧阳独奇剑气绽放,徐寒感觉天雷剑像陷入了沼泽,越陷越深,随即一股狂猛地力量传来,徐寒闷哼一声,飞了出去。他满脸震惊地看着欧阳独奇,这家伙不单单是气境六级,而且是气境六级巅峰境界,气劲跨过八级,就算他父亲徐原来也不是对手。

“别打扰我的好事。”欧阳独奇头都不回,一把从沐雪的裙袍上撕下一块。

“啊!救我!”沐雪惊恐大叫。

“放开他!”薛力大怒,一拳轰出。

“蛮境也敢坏我好事,死!”欧阳独奇剑气如虹,薛力胸口凹陷,身形轰然暴退,狂吐鲜血,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薛力!”徐寒眼中满是愕然,悲凉与绝望在心头交织,接着,一股无尽的怒火熊熊燃起,似要吞天噬地。

“剑魄!天罚!”徐寒暴喝,杀气狂涌。

头dǐng乌云密布,身周剑魄纵横,欧阳独奇身子一僵,惊愕地望向徐寒,此时的徐寒低着头,看不见脸也看不见表情,只有浓浓地杀气不断地从体内涌出,森冷的寒意爬上他的身躯。

欧阳独奇缓缓站起来,表情异常凝重,无论是头dǐng的黑云漩涡,还是环绕四周盘旋飞舞的虚幻银剑,都带给他极大的威胁,只要他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就会被瞬间轰杀。

徐寒的眼眸中雷光闪烁,怒火燃烧,同时身上爆发出森冷的杀意,宛如临世修罗。

“万剑归宗!”

万剑齐发,直指欧阳独奇。

“剑气罩!”面对万千剑魄,欧阳独奇选择全力防御。

咻咻咻!

剑雨倾泄在剑气罩上,剑气罩在剑雨中扭曲,摇摆,如同暴风雨下的一叶扁舟。

“啊!!!”剑气罩就快防御不住,欧阳独奇大喊一声,绽放出更多的剑气。

轰!剑气罩爆碎,剑魄呼啸而来,欧阳独奇成了刺猬。

噗!欧阳独奇长吐一口鲜血,苍白的脸上满是愕然:“你……真的只有气境一级?”剑气的气劲有三级,可是这些银剑,还有头dǐng的黑云漩涡,全是他无法理解的东西。

“你是真的非死不可!”徐寒沉声厉喝,黑云漩涡中心雷鸣电闪。

“不,不!放了我!我只是帮雷龙办事!我可以滚!我立马就滚!”欧阳独奇极度害怕,第一次,他感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我要你!死!”徐寒举剑,剑锋直指欧阳独奇。黑云漩涡仿佛得到指令,倾吐出一道璀璨无比的雷电霹雳。

“不!!!”电光轰鸣中,欧阳独奇的惨叫撕心裂肺,随即化为乌有。

天色渐晴,万籁归寂。

“沐雪,薛力!”徐寒飞扑过去,沐雪抽泣着,眼角噙满泪水,而薛力,却是一动不动。

探了下薛力的鼻息,徐寒心头一凛:“不,不会的!”薛力的气息极为微弱,随时可能湮灭。

懊悔,自怨,徐寒一把抱起两人,化作一道流光冲出秘境。

“快救人!”一道流光冲进灵丹阁,徐寒焦急万分,把薛力放在地上,便急忙上楼找丹药。沐雪披着徐寒的衣服,照看薛力。

楼上传来哐啷哐啷的声音,守阁老者脸色一变,慌忙上楼:“你在干什么?!”

上楼一看,老者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抱头大喊:“天呐!你这是要毁了灵丹阁!”各种药柜被撞倒,丹药乱七八糟地摔了一地。

“护心丸呢?!给我护心丸!”徐寒嘶吼着,眼中布满血丝。

“护……护心丸是极品丹药,只有长老以上的人才有资格取。”守阁老者颤栗回答。

“给我!”徐寒嗖地闪身到老者面前,神色冰冷。

“我都説了……只有……”

“我説给我!”森冷的杀气从徐寒身上绽放,老者后背一凉,面露惊色,要是他不给,这个人真会杀了他!

“我这里……刚好有一瓶……”老者颤抖着从怀里取出一瓶精致的小瓶。

“谢。”徐寒身形一闪,与护心丸一同消失。

老者脚一软,瘫坐在地,随即舒了口气。

河南治疗龟头炎方法
河南治疗龟头炎费用
河南治疗龟头炎医院
河南治疗男科方法
河南治疗男科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