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畅购卡灰色哋带遭多部门严查备付金监管存漏

发布时间:2019-11-09 18:06:38

继层出不穷的P2P公司资金链断裂、负责人跑路、投资者血本无归的消息后,第三方支付领域也在新年伊始被曝挪用备付金、资金断裂。上海畅购企业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畅购公司)或将成为国内第一家倒闭的第三方支付企业。

2014年11月底开始,江浙沪等多地市民发现手上的“畅购一卡通”消费卡(下称畅购卡)从“万人迷”开始变成“万人嫌”,越来越多的商家暂停使用,迄今为止已几乎全面停用,作为发卡方的畅购公司则一再以“系统维护”作为解释。

经《中国经贸聚焦》调查了解,畅购卡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山东、安徽多省,在毫无征兆地出现无法使用的情况后,各地持卡人纷纷赶赴上海公司总部要求兑付,引爆挤兑风波。有报道称,仅宁波涉及的资金就超过4亿元。目前,畅购公司只安排登记,不能退卡。

1月9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印发《关于加强预付卡行业风险管理防范业务风险相关事宜的提示》,称“近期部分预付卡机构暴露出经营管理不善、风险防控能力薄弱等问题,有3家获牌预付卡机构陆续发生风险事件”,虽没有指明是那三家,但行业内人人自危。

“万人迷”变“万人嫌”

金女士告诉:“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去大润发买东西,结账的时候,收银员说因为畅购卡那边不能给他们结算,所以暂时不能用了,接着我问了好多家店,都说不给用。我还有七八张卡,大概1万多元,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据畅购公司官介绍,公司注册资金1亿元,专营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互联支付业务、软件开发与受理。其发售的畅购卡是经人民银行核准发行的多用途跨地区消费卡,与2万多家特约商户合作。

金女士告诉本刊,这些畅购卡大多是单位发放的福利,也有亲友送的,陆续攒了七八张,“本来想到过年的时候,给女儿置办些家电,一直没舍得花。”没想到一夜之间,上万元价值的卡全都无法使用,金女士彻底慌了神,“难道就这样打了水漂?”

一一致电乐购、永乐电器和国美电器等多家合约商户,证实目前畅购卡在上海地区所有大卖场和大型购物中心都不能使用,恢复时间尚无定论。至1月31日,上海仅三家全家便利店和两家华联超市可用。

三天元旦假期,金女士不得不为烫手的畅购卡四处奔走。她加入了畅购卡维权群,“人太多了,有个500人的群很快就满了,我加入的两个群也都是上百人,而且人数与日俱增。”

那里还能用畅购卡?这是群里每天的主题。金女士告诉:“去年年底的时候,上海大概有十几家店铺还可以用,但是后来越来越少,现在整个上海只有3家全家便利店可以用。前两天,才又有两家华联超市可用。”

她曾在1月2日前往全家便利沪新店想要使用畅购卡消费,却被告知当天的额度已经用完了。要使用畅购卡,必须先来店里登记,然后等短信通知。

“店员说,他们每天额度只有5万元,用畅购卡的每个人最多消费3000元,因此要登记排队。但是,估计等我排到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如果全家和畅购公司也终止合作,那也不能用畅购卡消费了。”金女士陷入了绝望。

上海全家便利莲花南路店的店员向透露,相比前几天,近来畅购卡的消费额度又减少到2000元/人了,门店总额度也有所减少。他向提醒,即使排到队的持卡人,如果没能在店家规定的每天早上9点到下午4点期间来店里消费,将被视为自动放弃,过时不候。

不仅如此,全家超市规定畅购卡只能用来购买商品,不能充值,也不能缴水电煤费,“去晚了就只有面包,总不见得让我买1万多元的面包吧?”金女士向抱怨。

上述店员告诉:“现在店里的酒、巧克力等都没货了。”看到,店内的一些货架已被一抢而空。“店里很多商品都涨价了,不管是不是趁火打劫,我也认了,只要能把卡里的钱花掉就好,但是因为限额,要来好几趟。”一位正在用畅购卡购物的女士说道。

尽管这3家全家便利店都不在市中心商圈地带,但每天前来登记和消费的持卡人仍是络绎不绝。这些店家都表示,此后是否会继续使用畅购卡依然是未知之数。

上海消保委投诉12315工作人员表示,这几天来电投诉畅购卡无法使用的消费者非常多,他们已着手调查处理此事。

涉及金额或不菲

位于嘉松南路号的畅购公司松江分公司,看到已是铁将军把门,附近商户告诉,早在去年12月中下旬就已经关门,很多前来讨说法的市民只能吃闭门羹。透过玻璃门,看到办公室内已无电脑等办公用品,凌乱的纸张、半开的抽屉,不难看出此次关门之仓促。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畅购公司的注册地址是上海市杨浦区控江路1029弄1号1807室,但当来到该地址的国科大厦18楼,发现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这个门牌号。

2015年1月5日,分公司的门店在门口张贴了一张红字白底的公告:本店停止营业,有事到四川北路525号宇航大厦室,随即赶往此处,据畅购公司官介绍,这里就是公司总部。

有意思的是,与同乘一部电梯的五六位乘客竟然都不约而同地直奔畅购公司办公室。尚未走近办公室,就能看到里面挤满了手持畅购卡的持卡人。门口张贴着一份法律法规告知书:请各位用户通过合理、合法方式向畅购公司表达各自诉求,警方在此维护秩序。

“能不能退卡,我们做不了主,请大家先坐下登记(畅购卡)卡号、姓名、身份证号和联系方式,一有消息我们肯定会第一时间联系大家的。”驻守在办公室内的警察和工作人员一遍遍地向持卡人重复着这句话。

一位员工告诉,每天都有大批顾客来到总部申请退卡,包括周边省份的持卡人。然而,现在有退卡需求的顾客太多,公司统一要求先登记个人信息及卡内余额,是否能退卡要等之后通知。

不少持卡人围在靠门口的地方交流着彼此的无奈,大部分是和金女士一样的“散户”,畅购卡作为公司福利发放,他们手上的余额从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

“我前几天来的时候,看到有个做财务的取出了好几摞卡,公司买了15万元的畅购卡,准备用来为员工发放过节费和答谢商业合作伙伴的。”一位持卡人告诉。

在办公室的墙上,贴着一张《计划开通商户明细》,内容为各地可以使用畅购一卡通的商场和便利店。其中,上海3处,宁波5处,无锡、苏州、昆山和杭州分别只有2处。

据《华夏时报》报道,宁波市政府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宁波涉及金额在4亿左右,政府已向银监会打了报告,银监会要求上海银监局调查。据本刊从现场观察来看,上海地区涉及的金额也不小,但目前还没有较为具体的统计数据公布。

办公室的另一侧被警方隔离为公司人员的工作区,看到不少工作人员凑在一块儿聊天,似乎无所事事。一位员工正在对那头抱怨:“前几天打叫我来上班。”在办公桌屏风上,警方架起了一个摄像头用以监控。

此前,?有工作人员向媒体透露,2014年12月17日总部下达关闭门店的通知,并拖欠员工一个月工资。“一个门店大概有名员工,在上海每个郊区都有门店,市区更多。其他省市都有门店,目前所有门店都已关闭。”现场的两名警察与保安向证实,“目前畅购公司仍在经营,公司负责人正常上班。”

无独有偶

畅购公司作为第二批领取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公司,甚至早于发行“联华OK卡”的安付宝商务有限公司、发行“杉德卡”的上海杉德支付络服务发展有限公司以及上海农工商超市集团的上海便利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被现场持卡人认为“上面有人”,“我们信任央行才用畅购卡的,现在监管方在那里?”

央行上海总部1月6日下午表示,在前期对畅购公司进行行政执法检查时,发现其存在严重经营违规造成资金周转问题,无法及时完成对特约商户的资金结算。

一位持卡人告诉,一家公司出现问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黄牛”们早就得到了消息,相比之下,持卡人过于被动了。

去年12月中旬,畅购公司曾在官回应卡片无法使用是“系统故障”所致,预计2014年12月22日恢复。与此同时,黄牛则低价抛售手上囤积的畅购卡。“谁留着,谁就是给自己担风险,太傻。”一位黄牛如是说,更别谈收购卡了。当地论坛出现帖子称,畅购公司的老总已经跑路了,让市民赶紧把手上的卡刷掉,免得损失。

现在公司方面再也没有给出明确说法。“如果能早些告知持卡人,让持卡人有个准备期,比如有一个月时间让持卡人陆续使用畅购卡去指定商家消费,现在也不至于这样狼狈和愤怒。”

无独有偶,在上海淮海中路百盛购物中心的收银台前看到告示:“资和信卡、得仕卡,系统维护暂停使用。”收银员称,得仕卡遭停用的具体原因不清楚。

位于长寿路上的亚新生活广场则暂停了得仕卡、斯玛特卡的使用,称“系统故障”。“这些预付卡的所属公司说刷卡的系统暂时不能使用,我们按通知行事。”该商场服务台的工作人员表示,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周。

近日,得仕卡发售方——上海得仕企业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得仕公司)在官方站上发布声明称,目前公司经营正常,并未出现任何经营困难或影响正常经营的事项。

监管重灾区

“畅购公司领取的是区域型(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多用途预付卡发行与受理牌照。这类企业几乎是监管重灾区。”原中国银联创新部高级主管、现盒子支付首席运营官嵇文俊告诉。陷入风波的得仕公司亦然。

2011年《关于规范商业预付卡管理意见的通知》将商业预付卡按发卡人不同可划分为两类:多用途预付卡和单用途预付卡,并实行分类监管。

“单用途是指只能在发行单位法人实地使用的,比如一些大型连锁消费企业,这些机构受商务部监管,并且实行报备制;多用途预付卡则不仅仅局限于一个法人单位使用,由央行发放牌照,也分为区域型牌照和全国型牌照。”

区域型多用途预付卡的市场规模不容小觑。赛迪研究院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中国多用途预付卡发卡规模达到了833亿元。预计2014年,中国多用途预付卡的发卡规模将达到1932亿元。

一位第三方支付人士向直指监管主体的混乱:“商业预付卡运行环节众多,比如,消费过程中的投诉乃至纠纷就涉及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职能。而如何建立与相关监管部门有效的协作机制,以及具体监管的权责划分,至关重要。制度上缺乏安排,实践中更容易引起纷争。”

他向举例解释,央行的主要职责是宏观调控和制定货币政策。一旦购卡人因为商业预付卡纠纷问题向相关监管部门投诉,央行因为专门机构的缺乏而难以有效地处理购卡人投诉。如果购卡人基于消费者的身份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投诉,工商管理机构却缺乏对商业预付卡发卡人的处罚权。

“一旦商业预付卡运行出现问题,不得不对商业预付卡市场采取集中的整顿行动,即由各级政府牵头,商务、工商、税务、公安、央行和银监等诸多部门联合执法、多头执法。如此一来,易造成执法主体不明、执法界定不清、市场监管秩序混乱的局面。”

据警方透露,此次调查正是央行、工商、公安等多部门联合执法。“这样的治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监管所存在的问题。”上述第三方支付人士表示。

备付金去那儿了

在畅购公司办公室的现场,不断有市民质问,是什么原因导致突然无法使用?是不是老板逃跑或资金链断裂?为什么在曝光前,公司仍在对外发售畅购卡?是否属于商业欺诈?面对一连串问题,现场警方表示“还在调查中”。

据上消息称,“前几天股市暴涨,畅购公司老板擅自挪移客户备付金投入股市,后因股市动荡,被锁后出不来了。”这一说法已在前来退卡的持卡人之间流传开来,不过没有得到工作人员的正面回应。

上述第三方支付人士透露,“虽然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畅购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按央行备付金监管办法,每一家预付卡公司都对应一家商业银行作为备付金托管行。第一种情况是托管银行管控不力,可能导致备付金被挪用。”

据悉,畅购公司的备付金主要托管在交通银行上海分行。交通银行上海分行相关人员表示,央行正在调查此事,相关情况需要向总行了解。截至本刊发稿,交通银行总行并未对此做出官方回应。

“另一种情况是预付卡公司通过异地销售绕过备付金监管,把资金用于投资、放贷。”上述第三方支付人士称:“异地代理没有被纳入备付金监管中去,通过异地销售获得的资金可直接进入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其他结算账户。这就存在消费者资金被挪用的可能。第三方支付公司如果建立资金池,进行短期借贷式的挪用,一旦过桥资金没能及时回笼就会出现资金链断裂问题。所以,第三方支付机构完全存在卷款潜逃的风险。”

央行对此表示,不得挪用客户备付金是非金融机构支付业务的一条红线,支付机构必须严格遵守,畅购公司作为一家持牌预付卡机构,应该规范经营,严格自律。央行表示将与相关部门一方面全力追索资金去向、保全资产,一方面督促畅购公司负责人筹集资金、盘活资产,恢复商户结算。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0年央行公布实施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及其实施细则》中,要求第三方支付公司终止业务时必须提供完善的用户权益保障方案,但本刊查阅多家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服务协议了解到,并没有一家就终止业务时如何保障用户权益给出说明。

“因为没有罚则,所以备付金的监管基本形同虚设,预付卡的商业模式就决定了卡公司要对备付金动脑筋,保护客户权益应该让监管部门来一次备付金彻查,达标一家放行一家。”中国支付主编刘刚如是说。

在嵇文俊看来,监管的灰色地带正在影响预付卡支付企业。“通常央行分支机构要半年或一个年度才对全部企业进行实地稽查,所以的确存在企业违规运作。”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强调:“信息披露机制要加强,建议商业银行针对第三方机构的发布报告频率要加快一些。最好是实时公开,相关的人应该可以实时地查。”

(:newshoo)

民生救助
交通事故
中医美容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