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脉诀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胆假设

发布时间:2020-01-16 23:02:50

脉诀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胆假设

时间静静流过,屋外灿烂的阳光已经是变成的diǎndiǎn星光,但王辰已经是保持着冷亦陷入沉睡时的动作,未动分毫····

真像的曝光,即使是王辰,也是陷入了深深的惊讶与沉思之中。

“吱——”

房门轻启,一道人影缓缓的踱入了房中,“看你的样子,王家的真正身份,你显然已经是知道了啊。”一个身披黑色重甲的中年男子,看着房中王辰微笑道,男子眼神微眯,虽然眼带笑意,但其中隐隐间,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眼神轻轻扫间,尽有一丝霸王之威。

“您···就是岸不悔岸前辈吧。”许久,王辰终于是説出了自己的第一句话,王辰现在脑海中的信息实在是过于爆炸,她一直在努力的去消化着这些信息,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事物,更何况,这些信息,至关重要!

那是王辰在这世界之上,安生立命的根本!

见王辰的这幅摸样,岸不悔也是不恼,手掌微微举起,空无一物的掌心之上便是出现了一座xiǎoxiǎo的琉璃灯盏,琉璃灯盏刚刚出现,房间之中的温度便是瞬间低了下去,琉璃灯盏通体透明,无数光diǎn在这琉璃灯盏中缓缓流动着,若是仔细看看,便能发现那些光diǎn其实是流动着的六角雪花···

“冰心灯盏,由永封雪域下千丈之深的千年寒冰打造而成,灯芯则是由一头堪比人类五门巅峰的冰龙的龙筋制成,冰心灯盏光芒所及之处,无论何等修为的人,便是能瞬间变得极为的冷静,不过可惜,这冰心灯盏,只能燃烧一次,不过,想必王辰xiǎo友现在应该正好需要它。”

这件冰心灯盏虽不是什么能更加修为的法器,但其制作的难度和奇特的功效,再加上这有一次性的功效,也是让这冰心灯盏跻身排名前几的高等法器,一般级别的,根本享用不到,但现在岸不悔如此大方的将其拿出给王辰使用,可见其对王辰的重视程度。

岸不悔手掌轻拂,一道淡青色的烛火便是从冰心灯盏的dǐng部冒了出来,一时间,房间的温度又是下降了几分,岸不悔将其轻轻的放在的王辰的面前后,未作任何话语,便是转身离开了房间,本来有些昏暗的房间中,一丝淡淡的青色光芒便是将那昏暗撕开了一道口子。

“呼~”

王辰轻呼了一口气,有些惊异的看来一眼眼前的那盏xiǎoxiǎo的冰心灯盏,本来焦躁的内心,果真迅速的平静了下来,犹如一口深井,翻不起一丝波澜。

本来沉着冷静的王辰,在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后,也是焦躁了起来,但在这冰心灯盏的作用下,王辰不经恢复了自己原有的沉着,也有这冰心灯盏的辅佐下,思维再次的清晰了起来···

“果真是奇效啊,不过可惜只是一次性的,可惜。”王辰又是看来眼冰心灯盏,咋了咋舌头。

缓缓地闭上了双眼,王辰入了自己的心境之中,当初发现在这心境之中能让自己意识变慢的特性,也是在现在派上了用场,心境之中,王辰盘坐而下,环顾了一下四周,嘴角处,却是浮起了一丝笑意,

“二位前辈,可否现身一见?晚辈王辰,有些事情,想要询问。”

王辰话音刚落,王辰面前的空间便是突然变得扭曲了起来,两道人影,撕裂了空间,走至了王辰面前。

“xiǎo鬼,想不到我们又是相见了。”其中一位白发老者翩然而至,细长的眼眸之中,仿佛有流光闪闪,身上长袍无风自动,仙风道骨,便是説的这位老者。

王辰向其拱了拱手,“您就是当日助我半神化的前辈吧?我该怎么称呼您呢?龙前辈?”

眼前的老者,便是的灵智,当日王辰与王迟争斗之时,那片奇异空间中的声音,便是眼前的老者!

“称我龙老即可,老夫无名无姓,随意便可。”白袍老者微微笑着,旋即眼神却是一偏,和蔼的眼眸中却是闪过一丝阴寒,”若不是某人的暗中作怪,何止是半神化···”

而那龙老的身边,则是一个全身黑色的面具人,相比龙老的仙逢,这个面具人这是透露着一股让人压抑的邪气···已或是説····魔气!

“不打紧,倒是您···”王辰微眯眼眸,轻笑道,“天魔前辈?”

面具人并没有説什么,只是轻哼了一声,算是默许了王辰的称呼。

这龙老边上的这位面具人不是他人,便是那封入王辰体内那一半天魔的心神!

“説吧,找我们出来,一定有着你的原因吧。”龙老道,既然王辰已经知道了所有的真像,现在又是在冰心灯盏的辅助下,却是将他和天魔一同找了过来,龙老很是好奇,王辰到底想要干什么?

至于天魔,他现身的理由却是让龙老极为疑惑,按理来説,王辰的话,他完全可以无视,但现在也是现了身,可以説这让龙老始料未及。

王辰向着眼前二人又是拱了拱手,轻咳了一声,缓缓道,“,晚辈虽然刚刚知道了王家的历史和知己的身世,但心中总有着疑惑,方才diǎn燃起的冰心灯盏,却是给力晚辈不xiǎo的提示上古之战——诸神黄昏的结束···部,应该説,它远未结束!”

“冬神玄冥虽然名义上低主神一个档次,但实际上其权利和声望完全和主神齐平,想必二位前辈心里也是清楚的,就是这样的一位上位天神,何须叛乱?”

龙老和天魔皆是内有説话,但他们心里也是清楚王辰所説的话,所属非虚。

“还有,虽然主神身负重伤,但即使是面对天魔前辈,想必也不需要以陨落为代价才能将其击败,这个説法实在过于牵强,就算当时主神生死一线,但想必只要随便来位天神,主神也绝不会陨落,但事实却是没有,那为什么主神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安定和胜利,莫名的陨落了?”

王辰笑着,但眸子中却是闪烁着亮光,即使冰心灯盏存在,但王辰的胸膛已经不住的跳动着,王辰舔了舔嘴唇,眼神也是燥热了起来,

“主神····是不是故意陨落,不,主神是不是故意以陨落的假象,离开了众神殿”

海南农垦总局医院
浙江省复员退伍军人精神病疗养院
长沙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江门治疗癫痫病费用
武汉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