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神枪泣血 第七百七十六章 雷鲶兽

发布时间:2020-01-17 03:42:59

神枪泣血 第七百七十六章 雷鲶兽

大家算是看出来了,兰绝尘这是在嫌弃此次天劫不够长,威力不够强,还要在天劫余威未散之前,想要通过秘术引动天劫再临。

只是,兰绝尘这么做行得通吗?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因为他们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也没有见到过像兰绝尘这样“嚣狂”的人。

泣血枪剧烈颤动,一条条雷电缠绕其上,很快来通过枪尖,直冲劫云而去,血色的雷电在正在退散的劫云之中闪动,与那些威力急速衰弱的紫色天雷交错纵横,整个场景变得十分的邪异磅礴。

“轰轰轰轰……”

凡雷之威,竟然要挑战天雷,这让天雷很是愤怒,整片劫云剧烈的涌动起来,变得愈加的狂躁不安,紫色的天雷不停的吞噬着泣血枪射出的凡雷。

看到此情此景,众人心中不由得打鼓了,如此触犯天威的事情,兰绝尘当真是做得出来,看样子是要成功了。

不少人开始后退,天威难测,难保不远殃及到他们,他们可不想这么早死。

“没有成功。”水莲漪淡淡道。

老叟点了点头,他也看出了门道,天劫代表天地法则降下惩戒众生,但是天劫并没有脱出天地法则的框架,这一次天劫,兰绝尘安然度过了,那么按照设定,天劫只能够消散。

眼看劫云在不断的消散,失败在即,兰绝尘先后又向泣血枪打入三次手印,无数血色的雷电占据了整片劫云,时而闪烁着淡淡的紫意,却是仅剩不多的天雷。

“不可能啊。如果这天劫没有人为操纵的话,老早就落雷劈死我了。”兰绝尘眉头微皱摸着胡渣唏嘘的下巴,心中暗道。

“谁告诉你这天劫没有人为操作?你还真以为现在那三根须是巧合不成?”一个娇媚的声音在兰绝尘耳边响起,却是花绮罗在给兰绝尘传声。

“照你这么说,我激怒那三根须的生灵便能够让他再度降雷劈我?”兰绝尘惊喜道。

“神界的雷族掌管宇宙万界的雷罚。虽说他是奉天命而行,但是偶尔违规下来,也不会被重罚,雷族是古神族,他们向来刚正不阿,赏罚分明。他们的脾气也如同雷一般。你若是上了雷族的黑名单之后,有得你受的。嗯……不过也好,你确实需要雷族来帮助你打磨打磨,不然很难在成神之路上活下来。”花绮罗开口道。

“哈那我该怎么做?”

兰绝尘已经习惯了花绮罗的贬低,浑不在意。他开心得不得了,虽然不知道这新生的心脏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想要吸收体内还剩下的六滴甘露水,就必须得借助天雷之力才行。

花绮罗很是无语,兰绝尘完全不明白上了雷族的黑名单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比被他先前被这片天地所排斥诅咒更加麻烦。

雷之一族就如同这个世界的地下角斗场一般神秘强大,没有哪一个势力敢去招惹雷之一族,甚至不少的势力去巴结雷之一族。希望能够请动雷之一族的修行者协助渡劫。

花绮罗其实是想要让兰绝尘知难而退,而且随便讽刺一下兰绝尘,结果适得其反。看起来兰绝尘还十分兴奋的样子。

“好吧……你疯我就跟着你疯,反正我这辈子都已经毁在你身上了。”花绮罗心中暗道。

“这三根须应该是一条修行了三十万年的雷鲶兽,你可以说一些轻佻的话鄙视他,他忍住不要降临的时候,你斩断他的颏须就行了。我猜得没错的话,你上次转世重生之后所渡的天劫也是他在掌控。之后的几次都是他在掌控,他对你印象极为深刻。本就已经很恼怒,再加上你先前还如此轻佻的挑衅天威。估计他的愤怒值已经爆表,仅剩的理智让他不敢违规。如果你用语言再去挑衅一下他,并且暗示你知道他的存在,他绝对会忍不住了的。一开始他就想要私自干掉你,你居然吞了他幸苦唤出了天劫,最终无法突破法则的屏障才作罢……”花绮罗开口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丝兴奋。

兰绝尘恍然大悟,想不到自己与这掌控天劫的雷鲶兽竟然拥有这样的交际。

“喂喂喂……”

兰绝尘对着天空挥着着双手,使用龙吟啸大声的叫唤。

众人一头雾水的看着兰绝尘,一个个的都认为兰绝尘脑子秀逗了了,或是被天雷给劈坏了,发什么神经,要跟天劫对话。

无尽的虚空之中,一条形如鲶鱼一般的生灵趴伏着,正是雷鲶兽。

巨大的身躯至少有百万丈之长,从鱼头看去,根本看不到边,宛若一条怪异的古星山脉一般,连绵不绝,通体黝黑,没有鳞片,如同普通鲶鱼一般的皮肤,没有水却依然蹭光发亮,更为夸张的是那不成比例的嘴巴和体型,远远看去更像是一个可爱的玩具。

无数的雷电缠绕其身,一个个星辰如同项链一般环绕在其头部,如果兰绝尘和小雨他们看到了必然大声惊呼,这些如同星辰一般大小的竟然都是星核

这是得多大的星辰才能够凝练出来的星核啊

“这小子想要干什么?该不会是在叫我吧?他不可能知道我的存在,如果知道我的存在绝对不敢这么做,除非他不想飞升神界了。”雷鲶兽心中暗道。

硕大无边的巨眼微微裂开一条缝,依然关注着兰绝尘这边。

“我说大哥大哥大哥哥~”

“你听得到吗?你听得到吗?听得到吗?得到吗?到吗?吗吗吗吗……”

“哎呀”

“我真白痴,怎么明知故问”

兰绝尘那表情无比的丰富浮夸,却让人见了气得狠咬牙,这样子只出现在某种情况之下小人得志。

雷鲶兽的心情变得有些古怪了。

“先前三根须撑开了时空隧道。该不会被他猜测到了吧,他真的知道我的存在了?不可能,不可能,他一定是以为是某种神兽过路,想要猎杀而已。嗯,一定是这样。”想到这雷鲶兽心中不由得涌出一股怨念。

如果是一般的天劫被兰绝尘度过去了,雷鲶兽还不觉得什么,但是天命安排都是无比绝霸致命少见的天劫,而且这种强度的天劫度过一次也就算了,兰绝尘一脸度过了好几次。

雷鲶兽是这一片局域最大负责人。旗下还有不少的下属,一般情况之下,并不需要他亲自出手,他一出手就意味着这个渡劫之人死定了,雷鲶兽在其他同仁面前常常自称弹无虚发。

兰绝尘的出现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啊。打得啪啪响,可是兰绝尘度过了就度过了,大不了自己丢一点脸而已,毕竟人家是依靠真本事度过的。

雷族明文规定,掌罚之人不得将私人情绪带入工作之中做出违背天命之事,否则雷族执法堂将替天行道,杀无赦

雷鲶兽硬生生的忍住了,心中希望下一次不是他来施行对兰绝尘的天劫。

想着想着。无穷的怨念让雷鲶兽再次怒火中生,气得他狠咬牙,巨大的鱼鳃扇动。鼻孔喷气,原本平静的时空隧道形成了巨大暴虐的时空乱流。

“前几次被你幸运的渡过了天劫,这一次你更加的夸张吞了我三星之力的天劫,好不容易放下了对你的杀意,你为何还要来惹我,将要消散的劫云我都给你顺便闹了。顺便玩了?你还要我怎样?你说,我满足你就是了”

“小子。你能不能不要玩我啊受了你的凡雷,让劫云快点消散好吗?我有约赶时间啊。大哥,我叫你大哥行了吗?大哥”雷鲶兽忍不住大声打怒号道。

“我好想死啊你快点劈死我好吗?你可不可以不要跟我开玩笑呀,为什么别人渡劫死亡率这么高我渡劫的死亡率几乎为零,我要告你我要向雷族告你放水,控告你玩忽职守,工作心不在焉”

“天呐,我想死,我好想死啊”

“你们这些位高权重的神,能够理解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的痛苦吗?呜呜呜……我老婆怀孕了,却是隔壁老王的你能够理解我的感受吗?我作为一个大男人,说想死就去死,一言九鼎,我尝试过用刀捅自己的心脏,割自己的脖子和手腕,自称是真神器的刀,蹦坏了我听朋友的话,去惹那些比我强的修行者,求他们杀我,谁知道他们智商太低,还没打死我,就被我错手打死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想死而已,有错吗?我哪里有错了你一定听得到,你就满足我想死的愿望吧”

兰绝尘仿佛听到雷鲶兽的话一般,在声情并茂,痛哭流涕的对着雷鲶兽回应道。

众人听到兰绝尘的议论纷纷,唯有对兰绝尘知根知底的兰逸和水若仙他们不时的翻白眼。

“嘶呼嘶呼……如果这小子在神界,老子非弄死他不可真是气得我咬咬牙,自从我掌管雷罚以来,从未遇到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吼吼吼吼……”

“气煞我也”

雷鲶兽心中那个气啊,他怎会不知兰绝尘是在用一些子虚乌有的东西乱讲话,他更知道兰绝尘一定是知道了他的存在,所以说这些话刺激他。

“这小子一定通过什么方式知道雷族的存在,更是知道我不敢轻易的去动他,所以才敢如此耍宝当真是当我是泥捏的是吗?以后,我的颜面何在你这是在逼我把你写上黑名单有种你在说,你再说试试”雷鲶兽愤怒的咆哮道。

“是呀,你不是拥有编写黑名单的权利吗?把我写进黑名单之中吧,不说多,只求一死。我兰绝尘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只求一死快用天雷劈死我吧咿呀,我才想起来,你不行,你劈不死我。”兰绝尘很是苦恼道。

“算了,算了,你走吧,记得把我写进黑名单之中,赶紧上报给你的上司。走吧,走吧,喔嘘,喔嘘。”

兰绝尘一脸嫌弃的对着天空挥动着右手几次,随后将泣血唤回,劫云之上的雷电也在快速的消失,没有了雷电的纠缠,劫云也在快速的消散。

众人摸不透兰绝尘这独角戏唱的是哪一出。

“难道就这么儿戏的结束了?”

众人心中不由得涌出一种怪异的想法,说不出来就行是什么感觉,五味杂陈。

兰绝尘那嫌弃的表情彻底的让雷鲶兽暴走了。

“我这暴脾气”

“忍不住了”

“吼吼吼……”

雷鲶兽张开血盆巨口,仰天咆哮,时空剧烈震荡,掀起一道道巨型的时空涟漪,汹涌澎湃的朝着四面八方汹涌而去,伴随着无尽的时空之刃。

一根颏须对着虚空一抽,“啪”一声轻响,面前现出一道巨大的时空漩涡。

“老子抽死你丫的无耻的凡人,去死吧”

雷鲶兽虽然暴走,却没有失去理智到使用天劫之力去镇杀兰绝尘,否则他也跟着麻烦了。

在众人一阵阵此起彼伏的惊呼声之中,正在快速消散的劫云中心再次现出一个巨大的时空漩涡,伴随着巨大的威势,颏须对着兰绝尘狠狠的抽了过来。

万丈有余的颏须,遮天蔽日,兰绝尘被一股伟力定在了当场,无法动弹分毫,眼看颏须压塌时空而来,天崩地裂,轰隆隆直响。

水莲漪面部青筋暴起,咬牙切齿恨声道:“兰绝尘这个白痴,他怎么可以去招惹雷之一族”

老叟疑惑不解的看向水莲漪,水莲漪华丽的无视了她,左手一伸,净瓶杨柳幻化而出,正当水莲漪想要出手的时候,一道锐利的万丈金芒闪耀了整片天地,光芒耀眼,刺得人们睁不开眼睛来。

这一次哪怕是水莲漪都没有看清楚,只见那雷鲶兽的颏须已经被切断,从天穹摔落而下,狠狠的砸在无尽的冰面之上,宛若一条巨型的山脉一般巨大,看不到边。

兰绝尘恢复了自由,笑嘻嘻的来到颏须前,双手捏印,打入颏须之中,颏须剧烈颤动,快速的缩小,不过十几秒的时间,缩小到了十丈的长度,直接却依然有一丈。

“大餐,大餐呀,想不到我要死之前,还送一份大餐给我,真实太人性了。”

兰绝尘话音刚落,原本快要消失了的劫云再度涌动,急速的扩张开来,一股无比绝霸的气息笼罩天地,大地瞬间被压下去百余丈,无数的冰川冰峰破碎。

“糟了”

水莲漪脸色大变,面沉如水,阴沉得可以拧出水来。未完待续

...

南京骨科医院在线预约
北京国仁医院怎么走
宝鸡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黑龙江知名白癜风医院
汕头妇科医院那个好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