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苍穹之门 第20章 囚车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2:29

苍穹之门 第20章 囚车

巨石和原木筑就的有着兽人特有的那种粗犷风格的建筑的门前空地上,高大的黑色篷车被不停的扭动着头颈发出低闷吼叫声的四角恐犀拉拽着,在全身都笼罩在灰色罩袍中的兽人驾驭者的驱使下,正排列整齐的停靠在那里。

一排身着皮甲手持武器的狼人战士骑着巨狼,将围观的营地中的那些兽人们驱赶到一定的范围之外,被驱赶的那些身披破烂毛皮的兽人平民们眼中流露出几丝恐惧的目光,满脸讪笑的看着全身披挂的狼骑兵们,萎缩着朝后退去。

篷车的周围站满了手持武器的身影,既有营地中的狼人战士,也有商队中的那些身披黑色斗篷的护卫,紧紧的将篷车围在其中,满怀戒备的看着被押出建筑的人类囚犯们。

靠近建筑大门的那辆篷车后面车门大开着,被押出的囚犯们直接被丢进车厢内,当这辆篷车被装满后,车旁守卫着的商队护卫就利索的关上车门,用铁索将车门锁好,车夫随即驾驭着篷车驶向一旁,另外一辆空着的篷车马上向前占据这个位置,继续重复着刚才的工作。

依特被一个强壮的狼人粗暴的抓住胳膊,整个双腿腾空的拽出牢笼扔进密闭的车厢中。

被摔得七荤八素的他还没爬起,接连不断被抛进的身体就一个接一个的砸在他的身上,直压的他头晕目转,当哐啷一声车门被锁上后,身上那一个个沉重的身体才慢慢爬起,当最后一个压住他脑袋的沉重身体被旁边的人拽开时,他才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下竟然还有一个更倒霉的同伴,借着车厢四周镶满铁栏狭xiǎo的车窗透进的光亮,看着这个正在口吐白沫的家伙不断抽搐的双腿,依特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急忙检查着自己的身体,对于自己没有被压死这一现实感到由衷的欣喜。

那个充当人肉坐垫的倒霉家伙被大家扶起xiǎo心的靠坐在角落中,好一会才悠悠转醒,大家终于放下心来,依特也长舒一口气,开始观察这个新牢房的情况。

这个车厢要比以前那个狭xiǎo的铁笼明显要宽敞高大的多,最强码依特站直身体后头dǐng距离车dǐng还有几指的空间,但那些个高的家伙,就像阿历克斯队长那样的,也还得再微微的低着头,这也使得依特第一次深切感到个子矮的好处。

车厢里的空间也要较原来的铁笼大的多,即使塞进了二十多个人类俘虏,也比原来要宽松些。

车厢四周是由已微微泛黄的硬木板构建,看上去像是杉木的纹理,四周各留有一个狭长的窗口,宽度连半个头颅的高度也没有,还布满了密密的铁质栏杆,铁栏间的缝隙狭窄的连依特的手掌也伸不出去。蒙在车外的篷布将车窗也遮掩大半,几缕光线透过篷布的缝隙自车窗上斜着洒落,使得幽暗的车厢内勉强可以看清物体。

“咦?木板做成的车厢。。。。”

依特像突然发现了什么,心中一阵抽搐,慌乱的胡乱四下扫了两眼,连忙蹲下身体,尽力将自己掩藏于混乱的人群中,对着车底的木板用手指轻轻的敲打着。

“唔。。。依特,终于找到你了。。。可想死我了。。。”

吵杂的车厢中,一个凄厉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接着一个身影奋力挤开人群,扑向正蹲在角落中全神贯注研究车板的依特。

猝不及防的依特被撞得一个趔趄,和扑来的身影滚做一团,直撞到旁边人的腿上才止住。

“呜呜。。。普尔,你干什么啊,差diǎn没把我撞死啊。。。”

依特拼命的推开抱着自己并不断往他脸上蹭的大脑袋,不满的抱怨道。

“依特,呜呜,依特,终于和你在一起了,呜呜,可想死我啦。

苍穹之门  第20章 囚车

。。”

普尔拼命的搂住不断挣扎的同伴,明显消瘦了的胖脸上涕泪交流,使劲的向依特的胸前拱去。

“啊。。。我的衣服啊,你个笨蛋,又把我的衣服当手绢了,呜呜。。。”

依特拼劲全力也没能阻挡普尔将自己胸口当擦脸布的企图,颓然的放弃了防守,任凭他将布满污渍的大脸在自己胸前擦来抹去,无奈的压低声音悄悄的説道:“你干什么啊,没看到我正在寻找逃离这个地方的方法吗?”

普尔猛的抬起头来,被眼泪及泥污涂成奇怪图案的大脸上写满了惊诧,略显呆滞的xiǎo眼睛里闪烁着震惊。

依特赶紧伸手捂住普尔肥厚的嘴唇,紧张的四处张望几眼,恨恨的xiǎo声埋怨着:“xiǎodiǎn声,笨蛋,你想叫所有人都听见吗?低调,懂不懂什么叫谦虚。。。”

“呜呜。。。谦虚,应该谦虚。。。呼。。。依特,你説的太好了。。。”

普尔也跟着装模作样xiǎo心的四下打量一眼,然后瞪着闪亮的xiǎo眼睛崇拜的望着依特,一脸仰慕。

依特尽力压制着心中的得意,刻意压低声音凑过头去的説道:“唔。。。低调,低调,你也不想想我那个清泉镇上第二聪明人的称呼是怎样得来的,其实我也就比温克勋爵夫人稍微逊色了那么一diǎndiǎn而已,但最主要的是勋爵夫人毕竟是位女士嘛,我要发扬绅士这种谦逊的风格。。。嘘,我告诉你啊,普尔,你看到这个车厢底部的木板了吗?要是我们把它掀开,那么。。。”

“那么,你就会看到木板夹层中的那道坚固的铁栏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悠悠的响起,打断了依特的话语。

两个少年都被突然响起的话语吓得一个哆嗦,讶然的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要是你想要试图掀开车厢上的木板逃出去的话,我劝你还是尽早打消这个念头吧,这个车厢原本就是在一个坚固的铁笼内外各镶上木板做成的,作为主体骨架的铁笼都是矮人工匠精心打造的,原本是用于关押凶猛的魔兽用的,据説就连力大无比的独眼角猿都不能损伤分毫,现在用于关押我们才加上的木板,你如果自认有能力打破这层坚固的铁栏的话,不妨试试看。”

“啊。。。您説的是真的,阿历克斯队长?”

依特惊讶的看着那个站在一旁弯着腰静静透过篷布的间隙望向窗外的身影,惊疑不定。

阿历克斯面无表情的回头看了看蹲坐在角落里的两个少年,淡淡的説道:“不信你可以试试嘛,出自矮人工匠手中的囚车,据説锻造时其中还掺杂了少许珍贵的魔法矿物,很少有生物能够破开,不过也许你可以打破也説不定啊。”

看着四周其他的人类俘虏们投来的漠然并略带嘲弄之意的眼神,依特讪讪的拉着还在车板上来回摩挲敲击的普尔,慢慢站起身来,讪笑着説道:“队长説的。。。一定不会骗我的,就不用再试了。。。”

这时,车身微微一震,开始慢慢动了起来,似乎开始行进了,渐渐的,四周原本吵杂的喧闹声,也渐渐远去。

“队长,您説的那些都是真的?这是矮人制作的专门用来运送魔兽的囚车?谁会使用这种造价昂贵的囚车来运送我们啊,也太xiǎo题大做了。。。估计那些穷的快吃不饱的兽人们是不可能这样奢侈的。。。”

一个声音从人群中响起,大家顿时都沉默下来,望向一直呆呆站在车窗边望着车外的阿历克斯。

阿历克斯收回望向远处的目光,转过身来,依着车厢慢慢坐了下来,然后对着众人説道:“大家找找看,在这个囚车某个角落中应该有个拉环,那是可以掀开木板的地方,那是专门用于。。。嗯。。。丢弃垃圾的,在那里可以看到木板夹层中的那道铁栏。”

大家很快就在车厢的一角找到了那个有着铁环的拉手,拉开后果然看到木板下由金属打造的如同婴儿手臂般粗细的铁栏。

“您怎么知道那里会有拉手的?您见过这种囚车吗?黑色天平的标示,这些奇怪的家伙到底是些什么人啊?他们难道不是要把我们带去交换赎金的?那是要带我们去那里啊,阿历克斯队长?”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依特认出那是xiǎo萨芬特的嗓音,显然他也被关押到这辆车上了。

阿历克斯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涩声説道:“大家都知道金色天平商团吧,名闻大陆的第一商团,谁会不知道呢。但黑色天平可能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一支同金色天平差不多古老的商团,但他们却专门进行一些隐秘见不得光的交易,我也是偶然在一本古老的笔记中读到过一些有关他们的记录。那上面有一些关于这支商队所用的囚车的图解,所以略知一二。至于他们要把我们带去那里,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不可能是送我们前去边境交换赎金的,现在我们所前进的方向来看,应该是朝着西方草原深处,那是落日荒漠的方向。。。也许,是把我们送去荒漠中的金矿里做挖矿奴隶也説不定啊。”

听到阿历克斯的解释后,所有人顿时都沉默了,原本还抱有的一丝被当做战俘交换希望的王国士兵们在阿历克斯平静的叙述下,希望之火顿时基本都熄灭了。寂静的车厢中弥漫着一种异样的气氛,包揉着恐惧、焦虑、绝望等等一系列的负面因素,或许仍然还掺杂着一丝稀薄的带有强烈侥幸心理的奢望。

沉默良久后,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人群中突兀的叫的:“管他什么黑色天平还是白色天平,总不会像传説中的那些吃人的兽族那样把我们都吃了吧,大不了被送去兽人的矿洞中挖金矿去。”

大家听了都微微一愣,原本凝固的气氛有了一丝松动,对嘛,都到这时候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该怎样就怎样吧。。。假装着想通了的人们稍微放松绷紧了的心情,忐忑不安的继续相互交头接耳,喧嚣的声音再次响起。

依特偷偷的看着阿历克斯那一贯平静的脸庞,并没有将心中的疑惑説出,阿历克斯的眼光也只是从依特脸色一瞥而过,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背靠着车厢坐着并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黑铃兰,黑色天平。。。阿历克斯队长一定还知道些什么,他在隐瞒着什么呢?”

依特满怀疑惑的靠坐在囚车的角落中,思绪早已飞出了车厢。

朔州整形美容手术
朔州整形美容手术费用
朔州整形美容医院
朔州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朔州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