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绝世守护 第三十三章 被强加的一纸婚约 上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6:27

绝世守护 第三十三章 被强加的一纸婚约 上

龙初晨脚下迈出的步伐很xiǎo,并且频率很慢。

在落座的族人看来,拖泥带水意味十足,只是令族人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多双眼睛注意着他,还是以关注戏团xiǎo丑的戏谑眼神,为什么他依然慢慢吞吞,难道别人的藐视不屑,对他而言,是一种另类意义的奖励吗?

再退回一步,随之探头,十分凑巧,这处席位空无一人,龙初晨意兴阑珊终止,眸中渐显兴意。

境遇复此凄惨,少年的要求也低到往常不可想象的程度,轻微俯身,查看空席姓氏名谁?

宛若星辰般灿烂的一双眼顷刻间失去光彩,变得黯淡无光,神采尽失,那张xiǎo巧精致的纸贴上清晰明了显映出几个并不熟悉的族人名讳。

“龙铮,龙子佳,龙元军,龙邓鹏。”嘴里默默念诵着,龙初晨脸庞上的表情异常复杂,説不清究竟是悲伤,也看不出到底是迷惘?只不过那双失去星芒般光彩的眸子会让多愁善感,心思细腻的族人滋生diǎn滴心痛的感觉,当然,仅仅是其中极少数极少数的。

以龙初晨作为中心,附近族人那种深沉目光几乎形成择人而噬的可怕漩涡,欲将少年吞噬扼杀。

深沉目光仿佛添加了能够扩散传播的属性,慢慢的,这个圆形范围在增长,变广。

世界的暗面无论到何种程度的幽冥灰色,在那无人知晓的角落中总会诞生一束相对明媚的光辉,即使她无可比拟的微弱,但黑暗中的人看到她,无异于伟岸的恢宏灯塔。

此刻的龙初晨,突然听到一句弱弱的话语,虽然未知它的方向,未知它的来源,甚至连声音为男为女都不清。

“少族长,别再白费力气,后面,后面。”

龙初晨四处张望,想要寻找出那个声音,可映入眼帘的景象,殊途同归,万变不离其宗,自己宛如戏团中供人取乐的搞笑xiǎo丑一般,那种戏谑如一,那种嘲笑不屑,只是还好,没有自己最为厌恶痛恨乃至会激荡出心底无尽杀意的眼光。

阶梯上高高在上,代表家族至高权利的数个主席位,不知何时,家族大人物已经齐聚,他们处之泰然,悠然平静,不动声色的收拢了阶梯下发生的一切,并不见他们有何举动,仿佛事先排练过似的,近乎漠然,冷眼旁观。

族人们默默转变的态度渐渐改变了家族宴的热切气氛,不,应该是变得更加热切欢笑,在践踏其他人尊严的方式上,建立在少年痛快之上。

即使沉浸在族人汇聚的荣耀洋海中,龙诗馨亦敏锐的察觉到族人中传递出一阵阵不同以往説不清,道不明的异种欢乐,淡不留痕的甩出几道搜寻目光。

当最后一道目光无意间撞击上慢吞吞行走脸色有异的少年,盈盈笑意蔓延如若夏日盛放娇艳花朵的绝色容颜顷刻变得寒若冰霜,冷意袭人。

斩断无数来自心间,来自脑海的犹疑,少女果决的离开接受族人献出诚恳敬意的地方。

少女脚下才迈出一步,身后突兀的出现一个有力坚决的手掌,握住少女手臂。

回头望,完全在少女意料之中,龙越文和颜悦色的一笑,徐徐摇头,其中透漏而出的意自然不言而喻。

少女执拗坚持着,对此视而不见,轻轻挣脱了那支手臂的束缚,踏步上前。

无数族人注视着,观望着,遐想着,少女犹如巍峨雪山峰巅那一朵洁白清冷的莲花,冲破重重阻碍,绽放盛开在龙初晨身边。

“初晨,坐在诗馨姐的位置上。”説着,龙诗馨不容辩驳的拽过少年的手。

而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少女之前万分纠结,关乎立场的那个抉择,终见分晓。

“无论他做过什么……他是他,他是龙初晨,那个自己守护了许些岁月的人……这足够了。”少女于心中默默地想着,“更何况,他能做出背叛投敌的事吗?”

龙初晨抬起那张精致如灵月精灵的脸庞,看了两眼拽着自己手臂的白皙仿佛羊脂玉般的手,嘴角勾勒出淡淡笑容,另一只空闲着的手轻柔扬起,拉开少女紧拽自己的美丽之手,道:“诗馨姐,我想一直以来,家族内没有第二个人会比你更加了解我。”

少女的心,犹如平静无波的湖面忽然激荡起道道涟漪。

“家族中没有任何人比我更加了解你,是啊!姐姐这次真的错了,我以为历练三年的你,变了。”又一句,不与人分享的独白,回荡。

双方对视,无言之时。

高高在上,象征家族权利的主席台上,从左至右,第二席,落座之人有了动作。

只见龙玉长老独自站起,面容庄重,神情严肃,一目带过,而后敦厚之音响荡。

“暗夜已临,望族中之人念惜时间,家族宴确为族中难遇盛事,请诸位入心。”语毕,落座。

随着家族长老的一句提醒,龙越文与龙明闻声步履齐动,向着列首之席安步当车施施然走过。

龙初晨让过挡在身前的少女,笑意萌生,道:“他们有些等不及了,诗馨姐。”

少女很想拦下他,尤其是当他迈动第一步时,垂落在身侧的两只手几乎是下意识有了动作,只不过少年刚刚的话语,那一刻,莫名其妙的回荡在自己耳旁。

有些残暴的将“欲想转身”这种念头抹杀在脑海,低下头,旋即,昂首挺胸,神采飞扬,恢复了身为家族三星的骄傲,流星踏步,英姿飒爽。

而少女背向,龙初晨完全被映衬成背/景,默默寡闻,无人瞩目,或许,连作为背/景的资格亦相去甚远。

他心无旁骛的走着,停在末处尾席,即使是最后一排,也是有四个。

少年无奈,只有一个一个的过滤,从左往右,依次找起。

第一个,不是。

第二个,不是。

第三个,也不是。

龙初晨顿在最后一个席位旁,少年好看的眉毛轻轻凝聚在一起,打量起眼前这个很符合龙氏家族当下处境的席位。

残破,颓败不堪,陈旧。

一眼初见,你会自心底感受来自岁月的苍茫气息,紧随之,你会问?这个席位还能承载一人的重量。

向前两步,俯身低首。

果不其然,右下角,一张崭新如洗的精致纸贴,“龙初晨”三个字赫然在列,伸手触碰,席位上竟然有一层薄薄的尘埃。

龙初晨哑然不语,心沉谷底,转瞬间槁木死灰,万念俱寂。

苦涩酸楚自心间升腾,逐步蔓延向四肢身体各处,再回流到虚无缥缈的脑海中,最后,不受掌控的全部堆积到那双宛若星辰般灿烂的眼眸中,再魔晶灯光芒的映照下,少年眼中一些星星diǎndiǎn的晶莹不断闪烁着。

“咳咳。”

握拢成拳的手虚掩在嘴前,位落中央的人影缓缓站起,视线游走一圈,目光所及处,基本上座无虚席,微微diǎn头,接下来才开口説道:“本族长宣布,家族宴,即刻开启。”

龙战话音刚落,幽深庭院左侧走出一队笑容甜美的侍女,而另一侧同样有相同人数的侍者。

他们手捧着巨型托盘,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几碟样式精美的菜肴,热气腾腾,香味弥漫

顿时,大多数族人眼中的期待于同一时刻激增,甚至有极少数族人嘴角已经挂上反光的水滴,更是一门心思盼望着那些侍女们脚下步子快些,再快些。

而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注意到落座在列首之席上正襟危坐的名为龙禁的年轻人身后,出现一道如狼似虎,刁钻刻薄蕴含着裸野望的目光。

这道目光出自龙钦,便是受家族长老之托布置家族宴会场的两个后辈之一,同龙禁起了激烈争吵的那个人。

列首之席只有四席,家族三星各占一席,而龙禁以花言巧语迷惑了家族长老,获取了第四席,因此,龙钦只能屈居在列首之席的后面,“屈居”,他的心里正是这样想象的。

“家族宴,对外,一直是我龙氏家族誉满多伦城的重要原因之一,对内,起到聚拢团结族人使之同心同德,一致对外的巨大促进作用。”

毫无新意,永远是这样无用的开场白,一层不变的陈腔滥调,龙氏家族宴的传统。

列首之席,龙明,若隐若现的厌恶之色涌上脸庞,很轻很淡,无人察觉。

每一次家族宴上都会重复这一句,但龙玉长老没有那种不耐烦,相反,一次比一次豪情万丈,激情澎湃,老者始终坚信族人对家族的忠诚与荣誉来源于生活中的diǎndiǎn滴滴,细节决定成败。

长老轻抿了一口茶,润了润喉,接下来需要述説的事情,重逾山岳,甚至説成关乎家族存亡也恰如其分。这件事为了博取那几个老家伙的赞同,着实费了大劲,还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家族宴开,同时还有另一个含义,便是族中发生了大事,需要族人知晓,也需为此贡献属于自己的力量,大事吗?自然有好有坏,但万分庆幸,这一次的大事,是好的,非常好,喜意十足。”

龙玉长老棱角分明如刀削般凌厉的脸,霎时间,融化了一diǎn生硬,竟然透露出些柔和,看不出究竟是虚伪或是真诚,突然伸出臂膀,遥遥一指。

那是少年落座的方向。

众人纷纷惊异。

株洲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晋城好的男科医院
宿迁治疗牛皮癣费用
株洲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晋城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