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雷武 第一百八十五章 打脸自杀

发布时间:2019-09-25 20:52:06

雷武 第一百八十五章 打脸自杀

辰龙绝对有妖孽般的战力,而且比当日的辰子还要强大,陈风等人自然不敢托大,此刻一边想要牵制辰龙,一边让手下信号,找帮手。

但是,信号还不等出,紫宸便是出手,一拳打出,简简单单,却是斩杀了这位信号的修士,同时,就连武宗的信号,也被一击打成了粉碎。

“你。”

陈风色变,眼中有了惧意,辰龙如何冲到人群中的,他根本就沒有看清,对方的度,快到了极致。

“蓬。”

怒飞扬,杀意冲天,周身散金光,挥动两个金色拳头,向着旁边一位后期修士砸去。

“轰。”

一拳之下,护体光罩爆碎,这位修士的胸口被打的塌陷,身体倒飞数十米,落地而亡。

“辰龙,你吃了雄心豹子胆,真的要跟武宗作对,要跟云霞城作对。”陈风怒喝,但是感觉不妙,却是向着后方退去。

“咚。”

一声大震,犹如擂鼓响动,天地皆颤,又一位修士死在了紫宸的拳头之下,陈风的威胁,根本不起作用。

在真气境时,他就招惹了三方势力,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此刻为了苏梦瑶,再次得罪两方势力又如何。

“轰。”

金色的光芒,覆盖了两位修士,等到金光消散,两人生机已经消失,倒在血泊当中。

此时的紫宸,是强势而可怕的。

“辰辰龙你不要过來,我沒有对苏梦瑶出手。”眨眼间斩杀数人,看到紫宸冰冷的目光向着自己望來,吴胜的牙齿都开始打颤,説话都结巴起來。

这就是吴胜,当日跟他争夺第一的名额,当时的两人,旗鼓相当,最终紫宸获胜,但二长老却给出,吴胜年纪小,天资更高,便是把核心名额给了对方

雷武  第一百八十五章 打脸自杀

几年过去了,吴胜虽然成为了先天,成长了很多,但是紫宸却成长到了秒杀先天的存在。

“我身上的一道血痕,就是他留下的。”苏梦瑶説道。

“好,我斩他十道。”紫宸声音淡漠,充满了强大自信。

他以拳变掌,两指并剑,先天真气从指间涌出,形成一米长的剑气,不断吞吐。

“不我沒有。”吴胜惨呼,惊恐之极,脸上已经惨无人色。

“唰。”

紫宸手中,剑气落下,璀璨夺目,斩在了吴胜的右手上,右手被斩落,鲜血狂喷。

“应该是这只手吧,那就从这里开始。”紫宸声音冰冷,像是从地狱中走出的恶魔。

“啊。”右手被斩落,吴胜出凄厉嘶吼。

“噗。”

剑光再次扬起,落在了右臂上,刹那间,血花飞洒,整条右臂被斩落。

“第二道。”

紫宸声音冰冷,让人心生寒意,连带着四周空气的温度,都急剧下降,像是寒冬腊月。

“啊快走啊。”

有人受不了这种气氛,惊恐吼叫,转身就逃,在这一刻,紫宸就像是來到人间的恶魔,杀人如割草。

“噗。”

一道金色利刃,瞬间划出,鲜血飞洒,一个无头尸体跑了十几步之后,滚落在地。

这是可怕的一幕,一个无头尸体竟然在跑,让人心中的寒意再次升起,几乎到达一个极diǎn。

“噗。”

吴胜的左手又被斩,金光再起,紧接着左臂消失。

紫宸眼眸无情,出手狠辣,这就是紫宸,有一个善心的他,却也有着另外一面的狠辣,该出手时,绝对不会手软。

“第五道。”

剑光再次划过,金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吴胜的一条腿被斩掉,身形不稳,直接栽倒,鲜血染红了大地,残肢断臂掉在远处,触目惊心。

“不。”吴胜绝望了,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此刻的他,想要痛快死去,都是一种奢侈。

“第六道。”

金光再次一闪,吴胜的另外一条腿沒了,此刻四肢被斩,鲜血汩汩流出,连惨呼都不出了。

“第七道。”

金光最后一闪,落在了吴胜的脖颈处,整个脑袋咕噜噜向着远处滚去,连续七斩,吴胜生机消散。

“留下三道,來世再还。”紫宸话落,却让所有人心中升起了无尽寒意,只是在苏梦瑶身上斩了一道伤痕而已,竟然要赔上性命,这世还不完,还要等到來世。

到底有沒有來世,沒有人清楚,但是冥冥之中,总有修士相信來世,紫宸的这句话,也许不会应验,真的能够斩了吴胜的來世,但是威慑力却是惊人的。

代表紫宸的无尽杀心,代表紫宸的坚定杀意。

“可怕,太可怕了。”

“这就是一个恶魔,从地狱中走出的杀人恶魔。”

众人惊恐,几乎都快説不出话來,心中更是冰凉一片,在这一刻,他们想到了苏梦瑶説的话,你们会有报应的,果然,报应來了。

而且來的这么快,快的众人都來不及反应。

“噗。”

一位绕到紫宸身后的弟子,想要避过紫宸逃窜,可是却被一道剑光斩落。

远处,妙空神色很是淡然,脸上甚至于还有激动之色,他不认为紫宸残忍,反而感觉杀的好,这些人都该死,他们杀人时,异常狠辣,出手无情,根本不顾及他人死活,今日的一切,都是因果报应。

杀人就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该杀。

“辰龙,你疯了,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如果你愿意,回到苍黎城,我给你一百个一千个。”陈风惊恐不已,説话嘴巴都在颤抖。

“疯的是你们,竟然敢对她出手,从你们出手之时,你们就已经疯了。”紫宸声音冰冷,如万年寒冰在摩擦,散更为浓郁的寒意。

“噗。”

又一人被斩,惨呼都沒有出。

金色的剑气,异常犀利,几乎堪比神兵利器,一击之下,不管是护体真气,还是兵器,纷纷被斩碎。

紫宸强势而可怕。

以至于陈风跟凌云,这种天才存在,此刻竟然沒有一战之心。

“噗。”

剑光划过,刺眼夺目,金光四溢,又一人被斩。

此刻,场中只剩下罗门,陈风,凌云,还有正在瑟瑟抖的陈风的表弟,当初叫紫宸玻璃的那位。

“辰龙,这是误会,真的只是误会,我誓,我沒有动手,我从來沒有动手。”罗门迎上了紫宸的目光,惊恐不已,因为惊吓过度,竟然跪在了地上,毫无尊严。

转而,罗门也是求救般的望向了苏梦瑶,“苏师妹,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从头到尾,我都沒有出手,我们其实是一伙的,我们是同门师兄妹。”

“不错,你是沒有出手。”苏梦瑶diǎn头,罗门松了一口气,感激的望着对方。

“但是。”话锋一转,苏梦瑶道,“你封住了我的功力。”

“不不。”罗门惊恐大叫。

“唰。”

璀璨的剑光,在他的眼前盛开,像是一朵灿烂的花,映入了罗门的眼帘。

“噗通。”

罗门倒地,生机消失,眼中惊恐却永远不会消散。

场中,人数再少一人。

“辰龙,你不要过來,要不然我会斩了她的。”陈风的表弟,忽然起身,眼眸通红,已经陷入了疯狂当中,手中持着一柄利刃,放在了苏梦瑶的脖颈处,威胁紫宸。

紫宸扭头,冰冷的眼眸,望向了此人,平静的道:“你如果杀了她,苍黎城从此再无陈家。”

话语平静,但是当中的话语,却让人心颤。

“你敢威胁我,你信不信我手一抖,她的脑袋就会搬家,你是要一个活着的人,还是要一个死去的人。”陈风表弟的手,在不断颤动,似乎下一刻,剑刃就要刺破苏梦瑶的如玉肌肤。

“我我给你一次机会,跪下來磕头认错,然后打脸自杀我才会放了她。”他的声音颤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疯狂,总之眼眸变得更为通红。

紫宸平静的望着对方,这让他感觉压力更大。

“你你快diǎn,要要不然我手抖了。”长剑在不断晃动。

紫宸抬起了手。

“对,打脸,重重的打,直到打死为止。”对方diǎn头,很满意紫宸的动作。

紫宸自然沒有打脸,而是开始捏印,印决很是简单,但却代表一种大道,大道至简,当中沒有能量流出,像是紫宸胡乱在摆弄手指。

“你在干什么,我让你打脸,沒有让你玩指头。”青年大喝,长剑抖动的更为厉害。

“唰。”

印决落下,忽然有一道金光出现,度非常快,冲向了陈风的表弟。

“噗。”

金光划过,比之前的青峰斩度还要快,对方还沒有反应过來,金光已经消失。

“这这什么情况。”陈风表弟还沒有现异常,只是感觉金光从自己面前消失了。

“表弟,你。”

就在此时,陈风惊呼一声,紧接着一声咣当的声音响起,这是武器落地声。

青年低头,向着地上望去,看到了一柄剑,很熟悉,跟自己的剑很像,再往剑柄上看,看到了一只握剑的手臂。

“这是啊,我的手。”对方还沒有反应过來,但在此时,却是感觉一阵刺痛传出,扭头再次一看,险些昏死,自己握剑的手臂,竟然不在了。

“唰。”

就在此时,又一道金光划过,快的无边,斩落了青年另外一条手臂,苏梦瑶解脱。

“不。”

青年咆哮,声音惊恐之极,眨眼间,两条手臂就这么被斩了。

快,太快了。

“唰。”

就在此时,紫宸上前,挥动手掌,向着青年脸上抽去。

“啪。”

声音异常清脆。

“你不是要我打脸自杀吗,很好我成全你。”

散着金光的手掌,再次扬起。

沈阳脑康中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沈阳脑康中医院要花多少钱
沈阳脑康中医院大概多少钱啊
沈阳脑康中医院手术要多少钱
沈阳脑康中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