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柳岸】路,还是要靠自己走(微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6 12:28:08

看着丈夫毛志缓缓地闭上了双目,老婆姣姑的心内,顿觉什么东西炸响了一下,整个人顿如一截木头,呆愣在了那里!

毛志是得肺癌死的。

死时,人已如一副骷髅架子了。

死时,年纪才五十八岁!

姣姑和毛志育有一儿一女,儿女俱已成家,且各自有了自己的小孩!姑娘得的是个男孩,都已两岁多了;儿子生的是个姑娘,也已三岁了。

两个小孩看到姣姑坐在那儿,一动不动,都巴巴地跑来,口中还不住地叫唤,奶奶,抱抱,抱抱。

毛志在生时,曾百般反对过,说孙子不该喊自己爷爷,也不该喊老婆姣姑奶奶。毛志还老着脸说,乡里鼓乡里擂,该叫婆婆爹爹。别山东的驴子学马叫,怪腔怪调。传扬出去,塆子里的大人小孩还不要指指甲呀?口水还不要淹死我们啦?可媳妇却不听,媳妇撇撇嘴,不屑地反驳道,土里吧唧的,不把小孩带坏了!回去外婆家,舅舅们还不要笑死了?街坊邻居也会满脸嫌弃地鄙视,并且还会说,哟,这是哪个乡旮旯里来的个小孩?

其实,这也不怨媳妇。媳妇家住在街边,久之,把其它位置的人都称为乡里人!似乎自己住在街边,身份上自觉比别人高上一筹。本来,媳妇说的毛志的儿子,心中就觉得委屈,现在又要自己的小孩学了乡里人的称呼,似乎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似乎毛志一家已是高攀了!说起来,媳妇嫁给毛志的儿子,还真是场闹剧。结果,好事成真,也就将错就错,才成就了这桩姻缘。细究起来,毛志的儿子也是冤枉,才与媳妇单独会了一面,媳妇叫着嚷着跑到毛志家,拍着桌子,对毛志说,你儿子把我肚子搞大了,你说该哪搞?

毛志一听,抬头看着蹲在一边的儿子,见儿子像个腌蚂蟥,毛志苦笑一笑,无奈地说,还不娶呀!

儿子却抬起头,瞪大双眼,莫名地看着媳妇,且一脸的疑惑。

媳妇这时却笑嘻嘻地走过来,拉起儿子,挽着儿子的胳膊,嬉嬉笑道,你跑啊?说着,拉着儿子,走了出去。

那镜头,犹如电影里的小两口子,蛮亲热!

婚后,媳妇只住在娘家。后又托人找关系,租了间门面,卖起了日用百货。只在年节时才回家看望一下毛志两口子!

这时,姑娘正在旁边,听嫂子这么一说,姑娘赶紧附和,就是!过会儿,又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走出去,别个还不说我家小孩是个乡巴佬?

见姑嫂二人一个鼻孔出气,毛志恨恨地一跺脚,再也不去争辩了!任由孙女外孙叫着爷爷奶奶。

两个小孩走到姣姑近前,满以为姣姑会像以往一样,伸手抱起自己,又在各人的脸上亲个不止,祖孙三人嬉笑着,滚在一起。哪知,双臂如翅膀样扬起多高,等了老半天,却就是不见姣姑来迎接,依然如截木头,戳在那里,瞪着双眼,看着已空无一物的床铺!

此时,毛志的遗体,已装进了冰棺,摆在了堂屋的一边。

头前,自有香烟缭绕!

见姣姑不理会,两个小孩觉了无趣,一转头,咧开嘴,哭着喊着找妈妈。

姑娘媳妇一听,丢下手中的活计,去哄各自的小孩。

两个小孩各自扑进自己妈妈怀里,不停地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奶奶不要我了!

姑娘媳妇“哦哦”了几声,伸头瞅了眼房内的姣姑,小声道,奶奶要休息!说着,抱起小孩,走开了。

直到丧事办完,直到亲朋好友离去,姣姑始终坐在那儿,不吃不喝,不眠不休,都已两天两夜了。眼珠上都已布满了血丝。可那双眼睛,依然瞪得如铜铃般大!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婆婆。

婆婆不是别人,正是毛志的母亲。母亲没有与毛志住在一起,只住在幺儿子家。毛志是老大。幺儿子后来搬去了彭场,与妻子一起,在无纺厂上班。母亲在家帮忙照料。前不久听说大儿子毛志去世了,母亲才回了家。

说起来,这里才是老家!

母亲回来时,其实也看见了姣姑的这一幕,只是丧子之时,自己正在伤心之处,哪有心情来管这些。现在,丧事已办完,客人也已走了,自己也得闲了,也该是自己来劝慰姣姑的时候了!

母亲一步跨进房,看了眼姣姑,心内一阵抽搐,却还是硬起心肠,抡起胳膊,狠命地搧了过去!口中还恨恨地骂道,没用的东西!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响声只在房内缭绕,震得耳膜生疼!生疼!

没过多久,就听“哇”的一声,姣姑嚎啕大哭了起来!

母亲一见,心头一喜,即刻张开双臂,一把抱住姣姑,口中只道,都是幺爷害了你啊!

原来,姣姑和毛志,属姑舅老表开亲。说来有趣,每回姣姑与毛志拌嘴,受大委屈的总是姣姑。为何?因为毛志敢破口大骂姣姑的母亲。姣姑呢?却不敢骂。因为毛志的母亲是姣姑的嫡亲幺爷!

母亲听见了,只在一旁跺着脚,恨声吼道,姣姑啊,你骂我吧,我养了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姣姑却不应声,只是掩面哭泣。

姣姑哭了会儿,仰头望着已是满头白发的母亲,口中嘤嘤地啜泣道,天塌了啊,幺爷啊!说完,又嚎啕大哭了起来。哭了会儿,又啜泣道,这往后,这往后……说到这儿,底下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脸也埋进了母亲的怀里,“呜呜”个不止!

母亲满眼噙泪,抚摸着姣姑那已是灰白的头发。

手指处,竟发出“嚓嚓”的炸响声,犹如电弧的声响。

那是母亲手掌上带出来的声响!

呆愣了好半晌,最后,母亲一咬牙,猛地推开姣姑,恨声道,没用的东西!

说着,退后一步,在房中来回走了几步,看着姣姑,边走边道,当初,你姑爷死时,我才多大?三十五啊!他遗下的孩子有几个?说到这儿,伸出一只手,手臂颤抖个不止,五个啊!个个都还没有长大!最小的一个,就是老幺,才八个月大呀!只你和毛志结婚才不到一年!可现在,个个都成家了,连老幺都能赚钱养家糊口了!走到姣姑跟前,又伸出颤抖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姣姑的头发,喃喃道,你比幺爷强!说完,一转身,走出了房。

房中,只留下母亲那“咚咚”的脚步声!

声音渐渐远去,最后消逝在屋外。

母亲要搭乘最后一班车,去老幺家。

家中,还有一个小孩在上学,早晚需要母亲接送!

过了好半天,姣姑抬起头,睁开朦胧的泪眼,望向屋外。

外面阳光正灿烂,刺得人都睁不开眼睛了。耳中响起两个小孩的嬉闹声。

姣姑擦去泪水,站起身,身子竟不住地摇晃,却还是站稳了双脚,抻了抻皱巴的衣服,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眨动着猩红的双眼,一步一步朝房外走去。

2019年 月10日作于东西湖新烟厂

共 2 5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面对不如意,面对灾难,面对死亡,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我们的选择只一个:坚强!小说的主题简单明了,用生动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做人的道理,这个道理不是一个干巴巴的词儿,而是一幅画面飞出的画外音。毛志的死,太平常,对他的老婆就不平常了,当家的人走了,老婆娇姑悲痛欲绝,连孙子外孙要奶奶抱抱的声音都进不了耳朵了。毛家的故事是没有音乐伴奏的故事,有些苍凉。儿子不打铃就开饭,吃了就不能吐出来,这是否与毛志的肺癌四有关,也令人猜度了。坚强之前需要炼狱的,看,娇姑始终坐在那儿,不吃不喝,不眠不休,都已两天两夜了。眼珠上都已布满了血丝。婆婆到来出现了更加戏剧性的一幕,老女人把悲恸别称了打嘴巴,然后是不值一钱痛哭,无奈地喊出“无用的东西”,是啊,什么都没有用了,总是要告别死者,继续迈出坚定的生活脚步。小说叙述描写的很具有梦幻特点,让读者在这些故事里经历一番,陷入沉重的思考。小说的语言既有地方语言特色,又很规范,合适更多的读者解读。语言生动,俺是山东人,也牵连进去了啊,“别山东的驴子学马叫,怪腔怪调”,山东的西南才有驴子,驴子的腔调自古那样,在作者的语言里变成了不合时宜,真的生动有味。小说成功塑造了母亲娇姑的形象,在沉重打击面前逐步坚强,无法摆脱的痛苦,只能承担,生活的信念依然坚强。推荐好小说,感受故事的精彩。【编辑:怀才抱器】

1 楼 文友: 2019-0 -20 07: 6:05 每一个人都会遇到挫折,甚至万劫不复的灾难,直至死亡,唯一的办法就是坚强,且看死去丈夫的娇姑是怎样坚强起来的吧!感谢投稿柳岸,不断呈现精彩。问候作者!

回复1 楼 文友: 2019-0 -20 10:02:08 多谢精彩,问好老师!

2 楼 文友: 2019-0 -20 08:52:51 朴素的语言,标题就令人深思!路,还是要靠自己走!至理名言!做人,无论遇到怎么样的灾难与苦痛,就要坚强,理智的去面对。好文,赞一个!欣赏学习,问好老师!祝老师创作愉快!创作丰收!佳作多多! 农民,以种地和打工为生。爱好文学,休闲时搞点业佘创作,望多加批评指导。

回复2 楼 文友: 2019-0 -20 10:02:52 多谢留评,问好老师!

 楼 文友: 2019-0 -20 10:05:5 一部微小说,让人读后能产生强烈的震撼,触及人的心灵,更加坚强,这就是这篇小说的主题,路就是要靠自己走!

回复  楼 文友: 2019-0 -20 11: 1:26 多谢留评,问好老师!

4 楼 文友: 2019-0 -20 10:52:25 老游整篇长的,浮生若梦,苦海无边。 只码字,不管事,不问事,不惹事。

回复4 楼 文友: 2019-0 -20 11: 2:02 多谢,问好!

5 楼 文友: 2019-0 -20 1 :24: 6 画面感极强也富有哲理的小说,这篇作品告诉人们,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唯有坚强才能渡过难关。

回复5 楼 文友: 2019-0 -20 16:20:00 多谢留评,问好老师!

6 楼 文友: 2019-0 -20 17: 5:06 路,还是靠自己 谢谢老师的及时雨:不管身边的人,在与不在,自己的路,还是靠自己

回复6 楼 文友: 2019-0 -20 20:44:29 多谢留评,问好老师!

舒筋活络药水怎么样
活血止痛吃什么
首荟胶囊吃多久见效
藤黄健骨丸哪个牌子的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